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砣磯島 老葉漁家海軒漁家福悅漁家漁聲漁家
麗明漁家緣夢漁家戰友漁家小石頭漁家
查看: 6724|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绝地求生开挂: 蓬萊故事---跨越七十多年的恩與愛:母親節里,講述三位偉大母親的感人故事~

[復制鏈接]

0

主題

0

帖子

0

精華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8-5-15 16:13:13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來源/蓬萊發布
       楔子:這是一段起緣于70多年前工農紅軍與山東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老鄉的舊事,講述了三位偉大的母親用純樸真情演繹的大恩大愛,感人至深,催人落淚。行文之前,筆者先后多次去往主人公的老家,尋訪知情人,查找見證物,拜謁故人的墓地,憐惜、同情、敬佩、扼腕,悲喜、慨嘆交集的心緒始終難以平復,因而老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動筆開篇。
       (一)烽火歲月痛心棄嬰
       “小孩兒沒娘,說來話長”,這是人們耳熟能詳的一句俗語。然而,對于山東省蓬萊市73歲的駱萬強老人來說,應該是“小孩兒倆娘,說來話更長”。

知道故事來龍去脈的戚和春老人
       蓬萊市小門家鎮大駱家村的戚和春老人已經89歲高齡,駱萬強老宅的鄰居駱行倫、張桂芬夫婦也年近八旬,尋訪時在他們那里獲知的信息,后來都得到了駱萬強、門玲英夫婦的確認,也有相關的文字來佐證。這些材料所反映的,都是駱萬強的來歷--
       1945年冬,陜西延安。經過組織安排,時年41歲的李造森(1904年出生,1932年參加革命,是經歷過兩萬五千里長征的紅軍,江西省于都縣人),與年齡比他小21歲的楊波(1925年出生,1944年參加革命,新四軍護士,江蘇省泗洪縣人)結為夫妻。次年春天李造森就隨部隊北上,年底這個軍人家庭迎來了他們的孩子李吉東。烽火連天的艱苦歲月,身為護士的楊波一邊工作一邊獨自哺育嬰兒,雖則辛苦但感覺幸福滿滿。1947年秋季,轉戰在山東蓬萊艾崮山區的楊波所在部隊面臨著國民黨的清剿,形勢特別緊迫,部隊需要緊急撤離(當地人稱為“跑反”,意即規避清剿、反清剿)。據說當時國民黨的大部隊已經逼近,而帶著傷病員的衛生隊卻行進緩慢,險象環生,差點兒被包圍在山溝里,嬰兒的啼哭隨時都可能暴露行蹤。為保證部隊的整體安全,楊波含淚喂飽奶后,將熟睡的嬰兒放在了村里集鎮大劉家村一處廢棄的碾房里,親了又親孩子雙耳后面的“耳倉”(耳廓外側天生的好像被手指甲掐出的印痕,面相學上說它是藏金納銀的倉庫,醫學上解釋為胚胎期形成耳廓的第一、第二腮弓的小丘樣結節融合不良或第一腮溝封閉不全所致),看了又看孩子左腿內側的一枚黑痣,然后用組織配發的粗棉布把嬰兒包好系緊,一步三回頭凄慘地作別......

駱萬強在養父母墓地前栽植了蜀檜樹
       (二)貧困時期艱難育兒
       1947年秋,山東蓬萊。這個秋天,好像來得早也冷得快。一天早晨,家住蓬萊小門家鎮大駱家村的駱行道、王桂芳夫妻正在家里吃飯,王桂芳的弟弟風風火火的從五里外的李家溝村跑來,“鄰村大劉家婦救會干部撿了個男孩兒,說是可能是前兩天‘跑反’的隊伍丟下的,我讓她們先照顧著,想要來送給你倆養,咋樣?”駱王成家多年,一直沒有生育,前段時間曾表露打算領養孩子的意愿,弟弟記在了心里。兩夫妻當即跟隨弟弟出門,看到襁褓中的嬰兒待哺嗷嗷,母性的善良讓王桂芳抱起孩子就不撒手。幾天后通過當地政府辦理了領養手續后,給孩子起名“駱萬強”(因為襁褓里沒有留下任何文字信息,“李吉東”就變成了“駱萬強”)。
       在那艱苦的年月里,大人尚且食不裹腹,經常饑一頓飽一頓,哪有什么營養品喂養才十個月大、尚在哺乳期的嬰兒?據戚和春老人透露,夫婦二人對待孩子視如己出、毫無二心,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孩子主要靠三個辦法喂養:一是金貴的苞米面或者胡黍面(高粱面)粥,不能保障充足供應;二是王桂芳成天抱著孩子滿村轉悠,挨家挨戶懇求哺乳期的婦女可憐孩子幾口奶水;再就是,家里儲藏了大量漤好(脫澀)的柿子,提前擱在飯碗里,用葫蘆瓢扣在木質鍋蓋上時時保暖,孩子一哭就趕緊堵在嘴上給他吸吮糖份里的營養......冬天夜間的蓬萊農村異常寒冷,沒有取暖設施的屋子猶如冰窖,孩子凍得哇哇哭,駱行道就用破棉襖緊緊包裹著孩子,整夜整夜躲在村里的油坊里,靠油坊榨油的熱量取暖,經常一晚上一晚上撈不著睡覺......

幸福的駱萬強一家人
       辛苦的心血付出沒有白費,駱萬強健健康康地成長,會站立了,能行走了,敢撒手跑了,會叫爸爸媽媽了,每一點成長進步都令夫婦二人喜不自禁。日子雖則清苦,但一家人有說有笑,和美知足。
       (三)兩廂揪心難遂人愿
       1955年春,江西南昌。已經轉業到江西省基建局的李造森與轉業到南昌市保育院的楊波夫婦,用小車推著女兒李吉華在人民公園散步,恰遇李造森的工友駱行忠。來自山東蓬萊的駱行忠帶有膠東人特有的直率秉性,快言快語道,“哥嫂你們真幸福啊,有兒有女,而且都長得那么漂亮可愛”。一句話惹得楊波當即止不住地抹淚,隨后放聲大哭,不能自持。駱行忠不知所措,簡直站也不是、說也不是,只得借故趕緊離開。第二天,駱行忠到李造森的辦公室,“李哥,我不知道昨天說了什么不合適的話了,嫂子怎么哭成了淚人兒?”李造森長嘆一口氣,“哎,咱倆交心的朋友,我就不隱瞞你了,其實這些年來我們一直不敢跟外人講,那是揭傷疤??!”隨后,李造森向駱行忠講起1947年秋天楊波碾房棄嬰的往事,說是多年來一直在找都沒有音信,自己還一直沒有見過這個孩子呢!現有的一兒一女都不是親生,因為楊波在轉戰中患了病,不能再生育。兒子李吉安是收養的老紅軍的后代,女兒李吉華是楊波哥哥家過繼來的侄女。距離親生兒子李吉東失散已經時隔七八年了,這些年來楊波白天強打精神上班工作、料理家務,晚上幾乎夜夜哭泣、無法安睡。聞聽這一情況后,駱行忠老長時間都為自己的冒昧懊惱自責。

駱萬強寫在生父母合影后面的詩作
       許多事情的轉機都在不經意間?!白魑郊業那O呷?,駱行忠一直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還是錯”。戚和春老人很是感慨。當年夏天,駱行忠申請到一次回鄉探親的機會,回到闊別多年的山東蓬萊老家。鄰家駱行道大哥,40多歲添了一個大兒子?但他很快就從鄉親那里得知,這孩子是“撿”來的!聯想到李造森講述的故事,他心里咯噔一下:難道,世上真有這么巧合的事情?待查問了孩子抱來時的包裹物、衣著等細節問題后,他對這就是李家失散的孩子李吉東確信無疑?;氐僥喜?,他連夜趕到李造森家,把李單獨拉到房間里,“老李,你的孩子有下落啦!”李造森當即就雙膝跪地,懇求駱行忠細說端詳。為了進一步確認,駱行忠又寫信給駱行道,編排了個理由索要全家福照片。不明就里的駱行道專程帶著妻兒趕往幾十里外的鄉政府駐地拍了張黑白照郵寄過去。通過照片,李楊夫婦基本認定孩子就是失散的李吉東。
       很快,帶著組織開具的介紹信,滿懷欣喜的楊波獨自一人風塵仆仆從一千公里外的南昌趕到蓬萊,直撲大駱家村。鄉公所安排她住在駱行道的鄰居駱行倫(駱行倫的父親時任鄉長)家里。面對這突然造訪的不速之客,駱行道夫婦亂了陣腳,他們根本想象不到這是本家兄弟駱行忠告的密,也不知道如何面對來客、如何安置時年7歲尚未上學的駱萬強。當楊波見過孩子,在場人都驗證了她之前所描述的孩子耳朵“耳倉”、腿上有黑痣等特征后,楊波難抑激動的心緒,將孩子緊緊摟在懷里痛哭不止。駱行道夫婦怕嚇著孩子,趕緊勸解開,并告訴懵懂的駱萬強,這是遠房親戚,想認他做干兒子。吃過當天中午的面條,駱萬強就被轉移到親戚家躲藏起來?!八ㄑ畈ǎ┌滋煳言詼岱坷銼ё鷗魴“滋趼ㄗ涌?,晚上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地哭,成宿不睡覺,聲音凄慘,而且那么年輕(時年不到30歲)就掉光了頭發,整天戴著帽子,滿嘴都起了燎泡,真是可憐......”駱行倫夫婦轉述老人的說法,帶著無限同情。住了接近一個月,楊波一直沒有見到孩子。返程前,通過組織第二次跟孩子見面要求帶走駱萬強,并承諾安排駱王夫婦的工作和生活。駱王夫婦斷然拒絕,稱他們不接受楊波帶來的五千元寄養費,只要能把孩子留下就行,他們也不會跟著去江西南昌,如果楊波非得把孩子帶走,那他們夫婦只有以死抗爭。帶著哭腫的雙眼、帶著感恩的心緒、帶著無限失望和惆悵,楊波不得不灑淚而去,回南昌后一病不起,住了四十多天醫院。

李造森到蓬萊旅游與駱萬強夫婦及次孫、孫女合影
       此后,李造森、楊波夫婦通過書信保持著與駱家的聯系,不時給孩子郵寄金星鋼筆、高級筆記本等學習用品和食品、衣物,聊慰心底的思念之情。駱行道、王桂芳夫婦一如既往地照顧著而且把孩子看得更緊,生怕丟失了“心頭肉”。一家想見得不到,一家擔心既有的瞬間會失去,相隔一千多公里的兩戶人家,就這樣在完全不同滋味的兩種生活中煎熬......
       (四)一別經年相聚言歡
       1967年夏,山東蓬萊。聯中畢業后的駱萬強已經長成健碩俊朗的棒小伙兒。幾年的聯中生活,讀書讓他明白了許多革命的道理、做人的道理,隨著時間的推移,拜望雙親、安慰雙親、報答雙親的念頭愈發強烈。一年前,經人介紹,他認識了愛人門玲英,你來我往相談甚歡,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請示養父母后,他決定帶著未婚妻去趟江西南昌?!暗筆鋇娜慫枷攵急冉戲飩ūJ?,沒出嫁的姑娘跟著別人外出怕會招人議論,所以起先我是不同意跟著去的??砂車?,他都答應駱家了,為的是跟著去能把萬強拽回來!最后我哭了半宿還是沒拗過俺爹”。說起這些,現已七十多歲的門玲英仍滿含羞澀。
“去之前專門寄了信,以免唐突。當我倆背著蛇皮袋子在江西省基建局找到父親時,他并不驚愕。我問,‘請問您就是李造森嗎?’他答,‘是’,我就叫了一聲‘爸’。第一次見面就是這么簡單”,時隔這么多年,當時見面的情境,駱萬強仍然記憶猶新?!暗攪四喜夷親計牌偶?,她上班回家給我們搟面條兒,‘上馬餃子下馬面’,規矩跟咱這里基本一樣”。門玲英感覺事情近在眼前?!白計牌拍貿鲆環醬置薏?,讓我猜猜能有多少年了,我搖頭,‘你屋子里的東西俺咋知道?’,她說,‘萬強多大它就多少年了,這是當年組織上配發的包裹萬強的布,丟他時用的是另一半兒......’。我和小姑子住一屋,萬強和他爸住一屋,我躲在衛生間里能直接看到萬強那屋。我那當護士的準婆婆晚上下班回家,總是先去萬強那里,拉著他的手,摸摸臉兒摸摸‘耳倉’,抱著哭上一頓,最后給萬強蓋好被子,總是把那塊粗布蓋在被子上才回自己的屋睡覺。當時,俺就想,這個媽媽真是太不容易了,要是有機會我愿意替她做些事情來彌補......”

萬般恩愛的駱萬強、門玲英夫婦
       南昌回蓬萊不長時間,駱萬強、門玲英就舉辦了婚禮。次年,駱門夫婦的長子駱福年出生。山東蓬萊與江西南昌,鴻雁傳書越發密集,噓寒問暖互通有無,親情往來其樂融融,每年春節駱萬強都去南昌探望雙親,“當年生母來尋我時,村里同幫同歲的孩子聽大人說我是撿來的孩子,在干架時他們會欺負我,罵我是‘野孩子’、‘野種’,現在我有了兩個爸爸、兩個媽媽,而且都是至親至愛,那些小子只有羨慕嫉妒的份兒了”!話語間,駱萬強難俺自豪和慶幸。
       1971年,李造森申請組織協調,將原本農民身份、在村里擔任團支部書記的駱萬強安置在蓬萊燃料公司工作。1980年,駱萬強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五)和平年代觀音送子
       1970年,山東蓬萊。隨著駱萬強次子駱晟年的誕生,遙遠的江西南昌發來賀信。待孩子過滿百歲時,南昌再次來信?!敖擁僥欠廡?,我哭了好幾宿?!泵帕嵊⑺?,“那是萬強的生母、我那苦命的婆婆寫來的,基本意思是,‘我懷著十分忐忑又十分矛盾的心情給你們寫信,提出一個不盡人情的請求,我知道肯定會讓你們為難,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寄出的這張信紙,是我寫的第十張,前九張都讓淚水打濕了。我求求你們,現在你們有了第二個孩子,能不能把大孫子給我們帶?好讓我有機會來彌補當年對丟下萬強所帶來的缺憾!’言辭懇切,近乎哀求,我簡直都沒有辦法拒絕......”當時,由于多年的往來溝通,駱行道、王桂芳夫婦對李造森、楊波的芥蒂和戒備已經消除。同樣作為母親,王桂芳也感覺自家當年的決斷太過不盡人情,或許出于歉疚的心理吧,當駱萬強夫婦向老人家匯報南昌父母所提的請求時,兩位老人商量了兩天兩夜,最終表示同意送出長孫。這讓原本猶豫不決的門玲英不知所措--一直想能夠幫助婆婆做點啥兒,可真到了節骨眼兒,怎么也下不了這個狠心。夫婦倆經歷了一周食不甘味、夜不思寐的折磨,還是毅然做出了滿足老人愿望的決定。
       1971年春節前夕,駱萬強帶著三歲的長子去了南昌,擔心孩子對那里的親人多生疏、環境不熟悉、生活不習慣,他還特意多待了些日子。當駱萬強正月十五只身回到家,度日如年、日夜巴望的門玲英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放聲大哭不能抑止?!罷飪摶恢背中蘇哪?。真是的,婆婆當年為了革命,逼不得已才丟下孩子,精神令人敬佩,要不是這種情況,就算要了我的命,我也絕對不會答應......這也是兒媳對老人的孝敬吧,可這代價也確實太大了,挖走了心肝的感受,沒有經歷過的人可是無法想像得出來的呀......萬強告訴我,長子駱福年改從了李姓,名叫李偉。隔了四年,有一天我跟萬強說,走,咱也不提前寫信,直接去看看李偉在那里生活得咋樣,于是俺倆就直接去了南昌,爺爺奶奶和叔叔、姑姑待孩子還是蠻好的,只是,當時分離多年生分了,孩子完全躲著俺倆,叫俺揪心哪!還有,雖然那邊的親人對孩子多有照顧,上學、放學有接有送,但孩子的童年畢竟缺失了母愛和父愛,這讓我五十多年來一直愧疚著,對不住俺那五十多歲的大兒啊......”
      (六)養老送終心存感恩

駱行道、王桂芳遺像
      1975年,駱行道去世。1992年,王桂芳去世?!傲轎煥先俗叩枚己馨蠶輟?,駱家鄰居駱行倫、張桂芬夫婦道,“哎呀人家萬強很人性的,對待養父母一點兒沒有二心,吃的、用的盡著老人,從來不給老人氣兒受。他媽媽(養母)沒牙了,甚至都嚼著一口一口地喂。他媽媽后期跟著去蓬萊城里住了,天氣好的時候,萬強總是或抱或攙,陪老人外出曬太陽,這樣孝順的孩子,俺這三里五村的也難找啊”。駱萬強也頗多感慨,“其實早些年也不是沒有動過跟隨親生父母去南昌生活的念頭,但沒有糾結,因為俺放不下這邊兒啊,養父母含辛茹苦把俺喂養大了,我一走多傷他們的心啊,做人不能那么沒良心。不覺得隔閡?不覺得!小時候俺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不是他們親生的,哪怕生母找來以后別人說我是撿來的,我也沒有覺得自己是外人。老實說,老人待我太好了。我那養父、養母都是文盲,從來沒有進過學堂,大字不識一個,但他們善良、他們真誠,他們有一顆熱得發燙的大愛之心......”1994年清明節,駱萬強帶著兩個兒子給老人樹起墓碑,在碑的背面刻上了八個大字,“養育之恩世代相傳”,用以昭告世人,祭奠亡靈,告慰二老,報答恩情。每年的元宵節、清明節、中元節以及兩位老人的陰壽日,駱萬強總是風雨不誤趕回六十多里外的老家墳地,給老人壓紙敬香、澆奠跪拜,跟老人念叨念叨家里的變化,說說孫輩、曾孫輩的成長......

李造森、楊波夫婦合影
       1993年,楊波去世。1998年,李造森去世。兩位攜手走過五十年風雨的革命戰士,在離去的時候得到了組織上極高的禮遇--兩位的葬禮都全程錄像,并進入南昌靈山公墓永久安身。在兩位老人生病期間及彌留之際,駱萬強、門玲英夫婦一直陪伴在身邊?!拔業納碭改鈣涫狄膊蝗菀裝?,兩位老黨員經歷那么多年的革命風雨洗禮,做事情原則性特強,為人正直,處事公道。我父親入伍前生活在船工家庭,三歲時母親病逝就跟著父親整天在船上,沒有上過學,后來在部隊學了點文化知識,寫起自己的名字,每個字都有雞蛋大......生身父親第一次看到我時,我已經成人,此后他曾借助江西省組織高干到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的機會專程來看過我,雖然我們爺兒倆少有促膝談心,但他言語間透露出的拳拳父愛,足以讓人感動。生身母親出身貧困人家,打小給人家當童養媳,住在廂房里,冬天冷風刺骨,夏天悶熱潮濕,有次不小心弄臟了擱在廂房里的棺材,被打得頭皮大面積脫落,隨后逃離那個家庭參加了革命。加上身為護士,轉戰期間需要照顧傷病員,落下了一身病,繼有我之后不能再行生育,而且幾乎一輩子承受著骨肉分離的痛苦,作為一位母親,這何嘗不是一種煎熬啊......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愛,所以在養父母相繼過世后,但凡有時間我都會去到南昌陪伴生身父母,給他們力所能及的生活關照。應該說,我是不幸的,曾經被丟棄;可我又是萬般幸運、幸福的,因為我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他們都那么真心地對我好?;褂?,愛人那么通情達理,僅憑她當初能顧及我生父母的感受、答應把大兒子送出去這一件事情,我就得佩服她、疼愛她一輩子。我一直珍存著兩位老人出殯時拍的錄像,還有他們的合影照片。閑睱時經常拿出來看一看、摸一摸、想一想,我還在照片背面留下了自己的詩,‘革命結伴侶,抗倭為救國。舍棄親骨肉,萬古千秋揚’,我要教育后代,不忘記老一輩革命者的犧牲付出,珍惜現在的和平安寧,做善良、正直的人,做奉獻、仁愛的人,把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家園建設得更加美好、幸?!?。說到這里,駱萬強老人凝視著老人的照片,陷入了久久的深思......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于藍色蓬萊網|手機版|

藍色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旅游網 - 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 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景點 蓬萊漁家樂 QQ:320513968 QQ群:158919611

© 2019 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 www.hvqjx.icu 營業執照 魯ICP備17005189號-2

魯公網安備 37063402000103號

快速回復 绝地求生所有绝版衣服大全 返回列表